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晓朝的博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日志

 
 

金沙江畔山村与污染为邻  

2016-08-10 06:45:58|  分类: 科技环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沙江畔山村与污染为邻

在昆明市东川区因民镇,比邻金沙江的多个山村分布着诸多铜矿。矿企开采铜矿挖掘出的大量矿渣,直接倾倒到金沙江和与金沙江贯通的沟谷。堆积在河谷的矿渣遇到降雨,山洪裹挟着矿渣形成的泥石流,汇入金沙江。与此同时,矿企选矿厂有毒选矿废水泄漏事故频发,不仅严重威胁着当地村民的生存环境,也对金沙江造成污染。

120

2016年7月17日,68岁的代文德把记者带到自家的石榴地,他挥起锄头挖开林地边的杂草,顷刻间,白色灰尘将他笼罩。二十多分钟,他挖开了大约十分之一亩的杂草覆盖的林地,原本的一片绿色草地变白。接着,他又在石榴林的树下随机找了几处被野草覆盖的地方,挖出的都是10厘米左右厚度的白灰。(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影报道)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220

代文德告诉记者,这些白灰都是上游尾矿池漫池或排污管爆裂,进入灌溉渠淌到地里后留下的污染物,现在干了后,成了白粉状。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320

代文德所在的地方,位于昆明市东川区因民镇田坝村落角组。这里是毗邻着金沙江的小山村。近年来,因民镇多个临江的村庄饱受上游诸多铜矿的污染困扰。落角组有83户人家,286人。许多村民家和代文德的遭遇一样,受污染的包括耕地、果园、鱼塘等。多名村民称,上游的矿企曾来村里统计农户受损情况,但赔偿至今没有落实。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420

这片面积一亩多的石榴林从外观看,几十棵数米高的石榴树绿意盎然,走进树林,不少石榴树却已经枯死,而存活的石榴树挂果的石榴还没拇指大,畸变严重。而附近污水未漫过的地方,同样品种的石榴树,却结着拳头大的石榴。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520

位于落角组的矿洞,采矿过程中倾倒的大量矿渣同时也覆盖了矿洞下方的梯田,给村民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620

田坝村落角组,村里饮用、灌溉水流经地上方,铜矿污水管爆裂后留下污染物的痕迹。遭遇污染困扰的还有田坝村发拉基组和中坝组。据当地村民提供的影像资料,仅今年3月到6月,这两个组至少发生4起尾矿污水泄漏污染农田事件。村民们说,这些均是昆明市东川金水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金水矿业)的尾矿排污管爆裂引发的。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720

途径田坝村中坝组的金水矿业PVC尾矿污水管道再次爆裂,污染了部分农田和街道。7月29日,东川区环保局环境执法大队大队长汪永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今年3月和5月,他们接到中坝组两起举报,经现场查实,金水矿业所属的选矿厂一些PVC污水管道,因昼夜温差大,发生爆裂,共造成8亩水田污染。汪永介绍,环保局立刻会同因民镇政府、田坝村委会,责成企业对受影响群众进行赔偿,企业也正在按环保局要求,对易爆的地方更换坚固的金属管道。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820

而就群众反映赔偿未落实的问题,东川区宣传部长刘云坤称,在赔偿过程中,企业图省事,直接将赔偿款交给村干部。可能是村干部未及时将赔偿款发到群众手里。8月3日,东川环保局回复新京报记者,他们已与镇政府、排污企业沟通协调了部分村民的赔偿问题。图为金水矿业PVC尾矿污水管道爆裂,造成田坝村中坝组村民朱顺等村民家的田地被污染。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920

金水矿业PVC尾矿污水管道爆裂,造成田坝村中坝组村民朱顺等村民家的田地被污染,记者看到,田地里覆盖的尾矿沉淀物差不多有20厘米厚度,田地里的果树和玉米全部死亡。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020

田坝村落角组的水源来自于村子东侧,两山相夹的落角沟山泉。除了要饮用外,村民们还要用山泉水给144亩水田,45亩水浇地,65亩山地灌溉。2009年,昆明金因润通冶金有限责任公司在落角组上游截流建起水坝,作为铜矿生产和村里灌溉、生活共同的水源。随着开矿和两处选矿厂耗水量不断增加,使得落角村的灌溉用水越来越匮乏,村里过去每年可种植两季稻谷的水田基本变成旱地,如今不得不改种玉米、香蕉和耐旱的果树等。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120

村民孙金发的家就在矿洞下方200米。他说,最近是雨季,遇到较大的降雨,上方矿洞的值班人员就会要求他离开屋子,以免不测。另外,堆积在河谷的矿渣遇到降雨,山洪会裹挟着矿渣形成的泥石流,汇入金沙江,与直接倾倒的矿渣叠加后,形成越来越大的堵江体。同时,泥石流常常阻断落角组唯一通向外界的沿江道路。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220

位于因民镇火麻箐村,矿企开采铜矿挖掘出的大量矿渣,直接倾倒到金沙江和与金沙江贯通的沟谷。村民张兴美告诉记者,以前这里的江面是“平水”,可以从下游划木船逆流而上。2013年后,倒入的矿渣形成河滩,江面变浅变窄,水流变急,现在不仅木船划不了,大马力的电动船也不容易上来。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320

位于因民镇火麻箐村然兴厂组的村民住宅被金水矿业和世聪矿业公司开挖的矿洞包围,部分村民不得不搬离。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420

村民张兴美告诉记者,矿洞放炮的时候,家里地动山摇,而且倾倒矿渣时,灰尘落满房屋。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520

汹涌的泥石流冲刷着沟两侧的农田,矿渣还覆盖了下方的梯田,给村民造成损失。田坝村委主任唐顺宽说,山上的开矿行为,不是村里决定的,是上级部门决策的,如果发生事故,村里会按程序逐级反映。“最近通过大水沟流进金沙江的污水量很大。”因民镇一村民给新京报记者发信息称,最近雨季,因民镇政府所在地旁,一条山上下来的大水沟上方很可能埋有暗管。24小时有便衣保安把守。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620

记者在知情人的引领下,从金沙江边上的大水沟汇流口开始“追根朔源”。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720

汇流口汇入金沙江一股大约2米多宽的水流,呈奶白色,与红黄的江水形成鲜明对比,且伴有明显刺鼻气味。记者顺着这股污水的大水沟逆流而上数百米,知情人提醒注意便衣保安。果然,一个20多岁的男子坐在水沟边一张简易床上。他的上方就是金水矿业公司三厂尾矿废水脱水车间尾矿水沉淀池。连续几天,尾矿废水脱水车间巨大的尾矿水沉淀池,白天源源不断的尾矿水注入其中,大约注满半池,而次日清晨,沉淀池几乎见底。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820

记者就此情况,于7月29日向东川区环保局举报。8月3日,东川区环保局环境执法大队大队长汪永表示,他们牵头组成的调查组人员赶赴现场,并没有看到记者描述的奶白色污水。“我们也不可能24小时看着。”汪永说,调查组在现场也没有发现暗管;通过采集水样化验,也未发现排放超标。图为从落雪矿区一处选矿厂排放到因民镇尾矿坝的污水,没有按环保要求封闭输送,而是直接通过明渠输送,沿途气味刺鼻。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1920

东川区环保局副局长李涛称,2015年,金水矿业公司关联企业金因润通公司和万金公司架设几百米管道,将尾矿污水经落角沟直排到金沙江,造成污染事实。经新京报报道后,东川区迅速调查,对责任企业金因润通公司做出处理,罚款25万元,3名相关责任人给予行政拘留处分。东川区宣传部长刘云坤称,一旦发现企业违法,依法惩治。图为尾矿污水具有强烈的刺鼻气味。

全屏键盘↑↓切换图片
2020

尾矿污水具有强烈的刺鼻气味。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